说故事的云,文笔粗糙
偶尔奇思妙想随便写写

【末子】夏之烨 (上)

赶在七月的小尾巴,把这个脑洞放上来(/ω\) 
果咩 山组那个线太长了 就先想了番外的故事orz
背景是上回山组校园脑洞的背景 

 (链接请戳)

http://constancehy1994.lofter.com/post/1d0720d7_79fcadd

等下把脑海里末子原型的图放上来_(:3」∠)_
不过 写到一半卡壳了orz
于是 只放了这一段_(:3」∠)_
七月再见(/ω\)
终于不是起名废了 但 名字到底是个什么鬼|・ω・`)


——我是上次那篇山组脑洞的番外分割线—— 

 
 【J,你喜欢我】 

 
 肯定句,坐在对面的小恶魔一脸“我什么都知道哦”的表情,洋洋得意的看着自己挑眉说道。意外的是他并不讨厌,或者说,因为这是二宫和也,所以他不讨厌。松本润沉默的抿了口咖啡,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尽管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非常冷静,小恶魔仍将他有些缓慢的动作尽收眼底,于是对方继续得寸进尺道  
 
 
【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我。】 


话音刚落就发现他加方糖的手僵在半空中,落进咖啡里的糖块因为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使得杯里的咖啡不安分的溅起了水花,不可避免的弄脏了他昨天新买的白衬衫。啧,这可是人们眼中无懈可击的Mr.perfect,多少人望尘莫及的松本润啊,他本可以不让自己变得这么窘迫,事到如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个幸灾乐祸的小恶魔。  

在没有遇到二宫和也之前,松本润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不懂爱情的,他不明白为何爱情可以让一个桀骜不驯的人敛下性子收起脾气,去为了另一个人不顾一切奋不顾身,就好像他不明白为什么樱井翔为了追大野智可以打破所有原则一样。在他看来,喜欢上别人好像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不仅时刻需要为对方着想,甚至还会因为别人而失去自我。那时的他是很笃定的,绝对不会让自己被爱情所左右,至少他不愿意成为爱情的奴隶。 

樱井翔总笑他 

 【润,你不懂爱情。】 

 他嗤之以鼻的反驳道

 【我不需要去懂那种无聊的东西。】 

 
反正人与人之间除了爱情,还可以拥有很多羁绊,这既不是生活的唯一,也不是生命的全部,他不会因为没有它而活不下去,所以他并不需要去了解或者懂得。抱着不需要的态度,每结束一段恋情或关系,从来都只有别人受伤,不曾见到他的狼狈。


大概是报应?已经不止一次有过这样的念头,在想是不是因为他曾辜负过太多段感情,所以后面才会遇见这样一个人,让他把自己曾拖欠别人的全部都还了回去,甚至赔的一干二净,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因为和周围的人打了个悔不当初的赌。为什么是悔不当初?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爱上二宫和也。 

 
 
年轻的时候心高气傲,仗着成绩优越家境好,不免有些贪玩。在学校里也是出了名的不良,常和樱井翔一帮人一起胡闹,属于经常让校方头疼的风云人物。这些对他来说都只是颓唐青春中为了消磨时光而可有可无的一笔,他和樱井翔一样,优秀惯了,便会骄傲得有些目中无人。噢对,在没遇到二宫和也之前,松本润至少还知道什么是“骄傲”。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漫长的暑假里只不过是想出来找点乐子,和锦户亮一帮友人去了那家挺有名的酒吧,玩了个什么不得了的游戏,就这样阴差阳错的偶然,命运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一期一会。

【你听说过C班的二宫和也么?】

 

【那个学习委员?】 


松本润皱眉疑惑,周围的人一阵哄笑, 

 
【愿赌服输啊润】

 
看着刚才那把输了的俄罗斯转盘,某人那引以为傲的浓眉都蹙成了八字,他在沉思着该如何接受惩罚,显然这个问题有些棘手。如果说是对女人出手那是绝对不会这么为难的,因为他好歹也算情场高手,搭讪诱导什么的自是不在话下。但这帮人偏偏喜欢玩大的,而且还是个难度很高的,一个看起来就很聪明狡猾的男人。他要如何才能在成功索吻之后若无其事的完成任务顺利离开,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堪设想的难题。松本润面无表情的看着台上那个坐在暖光下弹吉他的人,继而将眼前的tequila一饮而尽。 

 
【不好意思,可以借个火吗?】 

 
吸烟区里发现了站在暗处吞云吐雾的少年,顺势走到他身边自然而然的问道,少年颔首算是答应,待他掏出烟盒里的烟时,迎上的却不是火机,少年用叼在嘴里的烟迎面点燃了他的烟草,松本润有些惊讶,抬头对上那双翦水秋瞳,对方的眼角里满是狡黠的笑意。初次见面就能对陌生人做如此亲密的动作,也许他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难以接触?

 
【我叫松本润,交个朋友?】 
 
对方扬起嘴角回了他一个微笑,吐出的烟圈模糊了他的视线,还未等他看清氤氲中的人影,他便靠在他的耳边不怀好意的说道 
 
【他们赌的是多少,你要给我双倍。】 
 
还没等松本润反应过来,顺势就给了他一个香甜的吻。之所以是香甜,是因为两种不同的烟草味在他们唇齿间弥散开来混在一起,他口中满是他巧克力味香烟所带有的甜腻气息,又或者是,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太过于色气十足,所以连带着这个吻都变得甜腻?松本润被吻得有些晃神,以至于对方停下动作后将纸条塞进手里他都来不及反应,那个舔着嘴角有些狡猾的少年就那样笑着离开了。 
 
【记得是双倍】 

 
打开手里的那张纸条,并不是以往见到过的任何一种联络方式或地址,那只是一串象征着交易达成的银行账号。 

 尽管在那之后那帮损友全都对他佩服不已,  
 
 

【松本润果然是男女通吃无懈可击的Mr.perfect。】  


连传说中最难挑战的简直就是不可能有人能完成的任务——二宫和也,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拿下,不愧是情场高手松本润。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让大家都对他刮目相看,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那个人让他失掉了自己的骄傲,他觉得他的自尊心有些受到打击。 再次见到他是在开学后的新生典礼上,避过走廊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不起眼的楼道上他拉住他,问道,  

【为什么那天晚上你会知道我在跟别人打赌】 

二宫和也噗嗤的一下,笑出了声。转而一脸云淡风轻的告诉他, 

 
 【tobacco】 

 
松本润没听明白,他又交叉抱臂靠在墙上和他解释了一遍,因为那天两个人所抽的香烟牌子不一样。 他闻得出,他所抽的是2800日元一盒的peace,而自己抽的是自动变卖机里买的最便宜的巧克力味香烟。像他这种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又一直骄傲惯了的人,除了找乐子和朋友打赌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会找上自己的吧。听完这个答案松本润又有些不解,一般人遇上这种事情都会恼羞成怒的拒绝或是生气吧,再加上他俩看上去都不像是有那方面兴趣爱好的人,为什么他可以毫无防备的就这样帮助自己顺利“渡过难关”?关于这个答案二宫和也倒是很诚实的回答了他,

 

【因为那个时候我想买新的游戏机】 

 
所以算是各取所需,虽然他不喜欢男人,但他需要钱去买新上市的游戏机,加上松本润长得挺好看,他觉得一个吻能换他一台游戏机,挺值,就索性那样“帮助”了他。这个回答虽然有些牵强,但确实是二宫和也的作风,所以松本润听到的时候只能无奈的扶额,是不是该庆幸自己的魅力还算大? 

 
在那之后两个人算是认识,因为二宫是大野智的好友,而他的兄弟樱井翔最近又一直在对大野智穷追不舍的展开各种攻势,所以他俩时不时就会遇到对方,或者偶尔一起在教学楼的天台抽烟,聊一些可有可无的话题。毕竟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松本润觉得能和另一个世界的二宫和也有着相同的观念,实属难得,他感到很新鲜。二宫也觉得和他交流起来愉快轻松,因为两个人之间有许多共性,比如,聪明,很多时候都很默契十足,不用说得很透就能相互明白。 
 

【我说润,你和satoshi身边的二宫很熟络对吧?】
 
 课间的时候樱井翔突然坐到松本润前面的位置上,满怀希望的开门见山道 
 
【你去让他帮我多说些好话,让satoshi快点接受我的心意怎么样】 
 
对面的少年显然完全没有在听他的请求,而是全神贯注的搓着掌中的游戏机, 
 
【润?】 

【嗯】

 
【你在听吗?】 


【嗯】 

 
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依旧头也不抬的按着手中的游戏机,这样敷衍了事的举动让樱井翔有些恼怒,抢过他的游戏机高举着摆出要摔出去的假动作,如他所料,对方马上就慌张了起来。松本润站起身来伸手想要抢回,却被樱井翔换手伸向更远处他够不到的地方,他咬牙切齿的瞪着樱井翔 

 【还我!】  
 
对方晃了晃手里的任天堂有些得意的看着他,一边按着手柄一边刺激他说道 

 
【你帮我追到satoshi我就还你】 
 
松本润嫌弃的白了他一眼,一把抢回他手里的游戏机仔细检查,
 
【别闹!这NDS不是我的!】 
 
发现屏幕上似乎留下来刚才樱井翔蛮横掠夺时印上的指纹印,他皱着眉头从抽屉里拿出眼镜布小心的擦拭,然后再小心翼翼的把机子放回包里。樱井翔看着这一系列不寻常的动作,挑眉打趣道 

【二宫和也的?】 

 
 松本润有些惊讶的抬头,瞪圆了眼睛问他

 
【你怎么知道?】 
 
这游戏机是上周他送给nino的生日礼物,除了他和nino,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才对。这会轮到樱井翔把他的白眼原原本本的还给了他
 
【我说你小子,这是恋爱了吧。】
 
当他发现自己好像对二宫和也特别上心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评论(5)
热度(27)

© 绝好调超kumo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