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故事的云,文笔粗糙
偶尔奇思妙想随便写写

【末子】夏之烨(番外)

 
又来啰嗦(很多)句|・ω・`)
首先是吐槽 怎么会有人写番外时 还有番外的番外_(:3」∠)_
然后是 我的CP除了山组末子组以外 还有aiba+风pon…
希望不要雷到大家 (o;TωT)o (夜会糖太深入我心)
时间背景是他们都变成立派大人以后( ・᷄ὢ・᷅ )
润是导演,nino是节目制作人,爱拔是神秘的酒吧老板(很有钱) 翔哥哥是主播 小大是top star(●′ω`●)
里面涉及到一些传媒理论或用语实属我扯犊子_(:3」∠)_
因为本不是学传媒的 又是剧情需要 
所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求不要介意( ̄_, ̄ )
作案工具只有手机orz 格式不对的话 明天起床再调( ・᷄ὢ・᷅ )

最后是 ∠( ᐛ 」∠)_
写到后面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ooc还是玛丽苏了
所以
打我的话 请不要打脸( ・᷄ὢ・᷅ )

—我是说好考完试就来填脑洞的说话算话玛丽苏云分割线一

一大早进台里就听见大家在人云亦云的聊着八卦,虽然他们这行本就紧系媒体和娱乐圈,新闻多是不可避免的。但今天台里的女性工作人员好像都异常激动,这让二宫和也不禁有些好奇,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去往休息室的路上遇见风间俊介,因为这个节目一向是风间负责道具组,所以按照平常,他俩都是在休息室相遇后一起进的摄影棚。本该像往常一样,对方和自己打完招呼就一同前行,今天的风间也一反常态,看到自己不自然的扯了个笑后就马上转身想要离开,二宫和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站住】
高分贝的小奶音在走廊上回响起来,这种绝对命令式的祈使句,让作为后辈的风间俊介对前辈的指令无法违抗,他左右为难的迈不开步子,二宫和也又火眼金睛的一眼就瞄到他手里的那本杂志,看来是躲不掉了,风pon在心里默念,二宫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于是开口问他
【kazapon 你手里的那本是什么】
【…我觉得…nino你还是不要看比较好】
越是这样就越勾起他的好奇心,走到风间面前伸手示意他把杂志交出来,风间俊介一脸为难的递了过去,明明早上出门前aiba还叮嘱过他千万不能让nino看到这个…没想到,该来的还是要来躲也躲不掉…二宫和也接过八卦杂志时还不以为然的觉得对方小题大做,结果翻过杂志的正面时,封面上醒目的大标题看得他有些头昏眼花。
封面的最大版块上是两张松润和一位女性单独待在车里的照片,一张是他在帮对方系安全带,另一张是两人在车里谈笑风生。
虽然他一向对自家恋人很有安全感很放心,毕竟对方等了自己那么多年,要是这么容易就能移情别恋的话该散的早散了。而且这本身也不是松润的错,他那个巴掌脸桃花眼的相貌,长得帅又年纪轻轻颇有才能,受欢迎桃花多那是肯定的。干他们这行的谁不知道,八卦新闻都爱夸大其词言过其实,新闻属实性并不高,当花边看看就好,大可不必放在心上的。
可话虽如此,还是避免不了图片在视觉上的冲击,他微微眯着眼,开始思考着照片上那位熟悉的面孔,风间俊介似乎看出了端倪,叹了口气告诉他
【那是我们今天的嘉宾】
听到这突然灵光一现,是了,这女的是松润电影里的女主角,今天是作为嘉宾上番组来宣番的。怪不得这么眼熟!他撇了撇嘴,将杂志塞回给风间
【还你,工作去了】
风间有些担心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也不知道他刚刚看完绯闻之后有何感想,掏出手机给aiba发了个短信,然后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一同去了摄影棚。

二宫和也向来是个公私分明,绝不会把私人恩怨带到工作上来的,认真负责,严谨苛刻的好PD。然而,这样一位尽职尽责的PD,对于今天录制现场某人不经大脑思考的ky言论以及不遵照台本进展而自作主张的行为所引发的一连串NG事故,也似乎快到了极限,忍不住要大发雷霆了

【水濑桑,刚刚那个地方请你遵照台本再来一次可以吗】
他强忍着怒意试着和对方好好沟通,人家却不以为意
【可是我觉得这个地方这样讲比台本上的更生动有趣啊】
显然对方并不打算好好合作,还未等他开口解释,对方又加了一句
【就是因为平时的台本太枯燥乏味了,所以收视率才会一直上不去吧】
这句话一出口,周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二宫和也沉默了一会,转头对等待通知的场记和工作人员说了声中场休息十五分钟,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摄影棚。
进到休息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怒摔台本,把刚刚吞的一肚子火全都宣泄出来,不放心他的风间俊介尾随其后顺便帮他带上了门,风间也并没好言相劝的想法,因为他自己都对那个口无遮拦没大没小的嘉宾有些忍无可忍,一早上整个录制现场都在因为她出状况而不停的拖延进度,所以他明白二宫和也现在的感受。录制现场屡发车祸已让他极为不满,对方的态度还特别不认真,甚至口出狂言挑衅二宫质疑他的工作能力,种种原因加起来,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确实让人生气。

【节目中还动不动就提到J,润君润君的叫着连敬语都不用!跟人家很熟吗!】
二宫和也越想越气。

后半段节目录制勉强过得去,拍摄结束后大家都在忙着收拾道具和布景,嘉宾也都离开的离开,和导演制片致谢的致谢。本来二宫打算和他们寒暄完就快速收拾然后回去,转身就看见远处跑来一个staff,告诉他上头召他去台长办公室。
其实台长是很少叫他去办公室的,因为平日里他的节目都没出过什么岔子,台本也好策划也好,节目收视率都相当可观。其中一个甚至还上了黄金档,相较于台里其他制作人来说,他的地位算是名列前茅功不可没的。仔细想了想,上回被台长叫过去的时候,好像是要给他说升职加薪的事,那今天这是要干嘛?他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这是怎么回事!】
开门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上头一脸不悦的看着他,说今天节目录制时间过长,拖了下个节目组推迟进度不说,还有水濑的经纪人强烈反应到台里的投诉,
【二宫PD有意针对她们家艺人!对方极为不满,希望你能够赔礼道歉。】
对于电视节目来说,嘉宾是一个番组的节目亮点和关键因素,因为电视节目的话题和环节都是围绕嘉宾展开的,观众也会因为所邀嘉宾的出席而前来观看节目,因此提高整个节目的收视率。整场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的谈话,台长都在围绕着PD应该如何处理好和嘉宾的关系,以及嘉宾对于电视台的重要性来给他进行思想教育。走之前还不忘告诉他,上头要扣掉他这个月的奖金,以及回去写一封检讨书下礼拜要交。
二宫和也今天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拿出电话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松本的,但他却一个都不想回。郁闷到了极点,反正对方出差也是明天才回来,不想一个人回空荡荡的家…思考了一下,索性还是决定搭风间的顺风车去找aiba,当他俩人电灯泡的同时,顺便可以发发牢骚。
松润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公寓的灯是关着的。自家小恶魔今天也一直不接他电话,虽然他知道他要录制节目工作忙,可是两人以往工作得再忙,都会忙里偷闲发发短信调侃对方调个情什么的,今天他既然一个电话都没回,短信留言也都没有,实在是太奇怪了,不由得有些担心。加上今天的娱乐板块上自己的花边新闻满天飞,他急切的希望小恶魔能接通电话让他好好解释,可是对方完全不理会,这让他更加坐立难安,小恶魔是不是不开心所以生气逃家夜不归宿了?这样苦恼着,他又掏出手机来给aiba打了个电话。

【嘟嘟嘟——】
忙音永远让人焦急
松润一边紧张的在房里踱来踱去,一边等待对方的接听,整个过程就像是在等待法庭宣判一样让人煎熬
【么西么西】
对方终于接了电话
【aiba酱,是我,松本】
他尽可能的让自己平复心情恢复冷静
【润君?】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惊讶
【kazu是不是在你那里?】
他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啊…是的。情况稍微…有些糟糕…】
对方欲言又止的语气,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你帮我看着他,千万别让他到处乱跑,我现在就过去接他回来】
知道他安全的待在朋友那里他还是稍稍松了一口气的,拿起外套和车钥匙就直接奔出了门外。

赶到相叶的酒吧时,小恶魔已经醉倒在角落里不省人事,一脸担忧的质问相叶,对方也只是耸了耸肩
【这家伙一晚上没说话,来了就一直喝,劝不住】
说是坐风间的顺风车来给两人当电灯泡的,结果打从进门开始就自己找了个角落喝闷酒,既不说话也不发牢骚,就那样一杯一杯的灌着,怎么劝都不听。风间只好把今天在台里的事情全都告诉相叶,相叶听完摇了摇头,从小就和这个人一起长大,他的脾性最清楚不过了,这个时候还是放他自己待一会就好,别去打扰,醉一宿就没事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松润摸不着头脑,自己倒也不是第一次出过这种花边新闻,但每次他解释完二宫都是一笑而过从不计较的,两个人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感情一直都很稳定默契,一个绝对信任一个绝对忠诚,从没因为这些流言蜚语发生过争吵。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家恋人今天既一反常态的耍着性子,他既糟心又心疼
【嘛,那家伙受委屈了…估计是在和自己生闷气呢】
相叶叹了口气,身边的风间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松润听完后怒不可抑,握紧拳头就是一副要找人理论的样子,早就知道那个演员喜欢来事,这回竟然还惹到了自家小恶魔,实在是不可原谅。
相叶拍了拍他的肩膀劝道
【还是先把他带回去再说吧。】
点头同意,三人一同将二宫扶起来伏在松润的背上,他背起迷迷糊糊的小恶魔时,对方还在咿咿呀呀的说着呓语抗议。
一路将他们送到车上,松润走前对相叶和风间鞠了个躬,相叶挥手说了句不客气,突然想起刚刚一直很好奇却忘了问出口的事
【对了,你不是出差去了么】
他点头,又指了指车里熟睡中的小恶魔
【想早点见到他,就提前回来了】
虽然这俩人平时也经常各种秀恩爱他早已见怪不怪,但听到松润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被肉麻的要死,相叶白了他一眼
【那你还真是赶上了】
对方苦笑
【可不是吗】
在美国的时候就因为太想他了而早早结束行程提前返航,甚至连好莱坞某导演盛情邀请的晚宴都委婉推脱掉了,就为了提前回来给他一个惊喜。谁知道一下飞机就看到当日的新闻报纸上自己占据了各个娱乐版头条。明明只是庆功宴时水濑喝醉了经纪人托他帮忙送她回家,没想到这都能被娱乐记者夸大其词的扭曲事实。急着想要好好跟他解释,可他又一直不接电话,赶回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屋子里却空无一人,甚至连灯都没有打开。如果是平时,小恶魔一定会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听电视节目一边玩游戏。一向讨厌出门的他这个点能去哪里?惊喜没给成,倒是给了自己一个惊吓。

回到公寓已经凌晨一点多,从停车场把他背到楼上,一路听见对方哼哼唧唧的在耳边呢喃,
【jun kun…jun kun…】
松润伸手抚了抚他的背安慰道
【嗨嗨,kazu,我在这里】
没想到对方即使是醉的一塌糊涂,在梦里也一如既往的聪明
【骗人…J…在出差…】
伸出小拳头就胡乱在他后背上锤了两下,弄得他心疼不已
【kazu别乱动,不然你要摔下去了】
身后的人突然很乖的趴在他背上没再乱动,不久后在他耳边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进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他抱进浴室,拿湿毛巾
帮他擦拭全身,然后换上干净的睡衣,抱回到床上。期间小恶魔还时不时的皱眉挣扎几下,伸出小小的汉堡手锤着他抗议
【jun kun…大坏蛋】
他心疼的收好他胡乱挥动小手,放在唇边吻了又吻,看着恋人因为自己不在家的这半个月似乎又瘦了两圈,松润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kazu 果咩 おやすみ】
俯身在对方的额头上落了个晚安吻,帮他盖好被子,然后悄悄的带上了卧室的门。

早上二宫是被手机的闹铃给吵醒的,昨晚的宿醉让他此刻头痛欲裂,吃力的摸索着床头柜边的电话,突然一个激灵睁开眼睛,环视了一遍四周,有些惊讶自己竟然躺在自家卧室的大床上。看来竹马这回开窍了啊,既然没留他在自己店里过夜而是直接把他送回家,这样他倒也不用担心自己醒来会妨碍到那俩人的二人世界。拿起携带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既然不是他的J,稍稍有些失落,难道昨天他不接电话对方就不再打了吗?看着手里震动的携带像是在催命一样的引人注目,他不耐烦的顺手按下了接听键
【aiba masaki!一大早就扰人清梦 这么缺德是要天打雷劈的】
对方倒是不以为意,看见自家竹马恢复了往常的伶牙俐齿,电话里的人松了口气
【一大早就能开口骂人啦?嗯 看来好的差不多了】
听到这里二宫有些不服气的扯着小尖嗓辩驳道
【去你的,老子一直都好好的!】
脑海中隐约有些记忆断片,想起自己昨天一进门就一言不发的坐角落里喝闷酒的画面,他不由得觉得理亏,忙扯开话题恶人先告状道
【我说你是不是闲得慌,去,去把风pon叫来!你俩找点事做!别拿我消遣】
对方没继续和他贫,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kazu,你最好还是和润好好谈谈,你昨晚可把人家吓坏了】
手一抽打翻了床头的闹钟,顾不得捡起来,他沉默了一下,有些惊讶
【你说jun kun?他昨晚回来了?】
边说边跳下床走到房间门口,果然客厅里多了两个行李箱,桌上还有已准备好的早饭。
相叶在电话里叹了口气
【人家为了见你,连MJ邀请的盛宴都没参加就赶回来了】
听到电话那头很久都没动静,还以为是线路出了问题自动挂断了,相叶问了句nino你在听吗?对方却迟迟没有答复

【……】

挂了电话他坐在床上沉思了一会,看了看旁边的枕头,并没有被它主人睡过的痕迹。难道昨晚润一直睡在沙发上?听相叶在电话里的描述,自己昨天可把他折腾坏了。又是不接电话又是大半夜的人不在家,害得对方担心个半死一路狂飙闯着红灯赶到相叶那,自己喝得烂醉如泥人家要背他回去时他还各种不肯,又是捶打又是抗议最后还吐了松润一身,最后三个人好不容易才把他弄到上车让松润给带了回去。大概在电话里猜到自己越听越不好意思,相叶趁机嘲笑他说,
【这还只是回家之前的,后面还不知道松润带你回去后你又发了什么酒疯,换我,早把你扔店里就不管事了,啧,他就是太惯着你。】
气的二宫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他越想越觉得愧疚,昨天似乎不应该把事情迁怒于他。捡闹钟时正想着该如何给对方好好的道个歉,才发现这个点松润已经开始工作了。

按照原先的计划,他应该是今天早上的飞机到东京,然后下了飞机直接赶去一个访谈和一个电视节目录制,中途没有休息,最快也要到晚上才能见面。如果昨天不和他闹别扭,兴许晚上回到家就能见到他日思夜想的J了,然后两个人再一起开诚布公促膝长谈什么的都好,只要见了面把事情说开就好。也许那样自己就不会胡思乱想闹别扭了。想到这里他又倒回床上,把头埋在对方的枕头里懊悔。枕头上还残留着那点淡淡的他再熟悉不过的香波味,枕着他的味道,二宫的鼻子稍微有些酸,半个月没见了,好想这个人呐。

电视台的走廊上遇到了准备去录新闻的樱井,对方看着自己一脸调侃的打趣道
【怎么一大早脸色就这么差?你这是…纵欲过度?】
谁像你!天天纵欲过度!松润一脸嫌弃的推开他,
【一边去,昨晚睡沙发没休息好】
对方听到沙发两个字似乎更来劲了,挑着眉就开始起哄
【哦呀哦呀,看来昨天的新闻引发了家庭纠纷呐,我就说你小子会被虐,satoshi还不信来着】
这么说来,刚刚还在电视台门口见到大野智来着…对方虽然没责备他,但经过他身边时还是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啧,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松润白了一眼这个幸灾乐祸的人,正要开口反唇相讥,就听到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在热情的喊着自己的名字,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一看,哦,原来是那位所有事件的始作俑者,樱井礼貌的回了个微笑,同时不忘用手肘顶了顶身边的润。
虽然平时开玩笑归开玩笑,聪明如樱井翔,还是能一眼就看出对方的小心思的,松润若是不好好提防,这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后面指不定还会再出什么花边新闻幺蛾子,节外生枝。
松润似乎明白了樱井的提醒,也礼貌性笑了笑
【松本导演早,樱井主播早】
对方扯了一个甜甜的笑,嗲声嗲气的让两个人浑身都不自在。出于礼貌,还是同她回了声早。本无意再继续同这个人多说,两人都想转身撤退,对方却又得寸进尺的凑上来拉着松本的手开始撒娇道
【松本导演~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大意就是这个电视台太大了她都找不到摄影棚,既然松润和她要去的是同个番组,不如她和他一块儿走吧。
松润听到这个要求时的心理活动是:简直荒谬!昨天才因为这个人让自家恋人又是闹别扭又是喝闷酒的,折腾了他一个晚上,现在又来!本来两个人本在八卦新闻的风口浪尖上,这种时候还要在电视台里一同出入让别人闲言闲语,这个人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正当他思考着要如何拒绝这个请求时,身边的樱井翔已经挺身而出帮他挡了一下
【不好意思水濑桑,我和松本桑还有要事要谈,我让其他staff带你过去可以吗?】
虽然樱井的请求礼貌而不失风度,但语气却是让人不容拒绝的强硬,让原本打算继续死缠烂打的水濑都有些被震慑到。还未等她开口同意,樱井已经喊来身后的staff领着这个讨人厌的麻烦精消失了。松润在背后挑眉,关键时刻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靠谱,拍了拍他的溜肩以示感谢
【欠你一次】
对方也转过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惺惺相惜道
【来者不善,你保重】
说着就要往他的反方向走,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停下脚步,回头玩味的看着他
【你以前怎么解决的现在就怎么解决呗,上学那会儿你伤过的人还少?】
本来刚刚还对这个人心生敬意刮目相看来着,突然间就把这个想法收回去了。这个人真的是,能不能不揭别人老底来损自己!他站在原地小声的嘟囔了句,
【还用你说】
然后也转身往摄影棚的方向走去。

一个人在家里无所事事到连游戏都不想打,百无聊赖的按着电视遥控器更换频道,没有一个节目是看得进去的。抬头看了眼时钟,松润参加的节目生放送快要开始了,于是跑回房间搬出小板凳来,坐在茶几上边写检讨边等直播。不一会儿电视里就响起熟悉的番组乐,他满怀期待的盯着60寸的大屏幕,仔细寻找自己恋人的身影,
【啊!見つけて!】
第一排靠左边最近主持人的那个,啧啧,真是又帅气又显眼啊,果然人群中一眼就能把他认出来!在心里暗自得意,定睛一看又发现挨着松润坐的是前几天那个惹得自己怒摔台本的水濑,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努了努嘴从沙发上抓了个抱枕就开始目不转睛的跟着节目里的松润走。
整个番组下来,除了水濑有时会粘着松润,一个劲的示好或抛梗这点让二宫有些不悦之外,其实节目本身还是挺好看的。就这样一边绞尽脑汁的写检讨,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着屏里的润,不知不觉,在完成检讨书的同时,节目也将近了尾声。按照惯例,节目的最后特邀嘉宾会接受主持人的访问,然后宣传自己的新作。松润作为这部好莱坞新片的导演,要同女主角水濑一起代表整个剧组发言。两人坐在沙发上接受访问时,多是水濑接的话,润只有在介绍电影内容方面及分享拍摄经验时才会认真的说上几句,其他时间都是在旁边静静地听两个女人聊着爆料和花絮,时不时还会调侃下他,夸他温柔体贴在剧组里很照顾人,各种场面话。
二宫对他的一举一动最清楚不过了,看他挂在脸上的礼貌性微笑,就知道他全然不想理会这种无聊的内容。
【嗯,我家润果然很乖】
二宫在心里甜甜的感慨
本以为访谈内容会一直这样持续到节目结束,可水濑偏偏没事找事,有意制造暧昧话题,甚至把庆功宴时自己喝醉了被送回家的事也爆了出来。现场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观众们都很好奇昨天的娱记新闻是真是假,主持人见着势头正好,于是继续追问道
【听水濑桑这么说,难道松本导演是你的理想型吗?】
听到这,松润不禁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有些严肃的看向水濑,他本是在烦恼为什么话题的矛头又突然指向自己,还是这种让人敏感的问题,看向水濑也只是为了警告她不要乱说话。可是在别人眼里,他的举动就好似在一本正经的期待水濑的回答一样,水濑都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欸?是的。】
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又补充道
【时常会想,有润君这样的彼氏一定会很幸福吧!】
还没等主持人继续接话,他忍不住噗嗤的一下笑出声,现场观众都被松本导演的这一举动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台上的嘉宾和主持人更是一脸不解的看向他,这算什么?难道战真的是松本导演和水濑小姐情投意合?小姑娘的脸上写满了期待,难不成这是…昨天绯闻有可能弄假成真啦?
【不好意思】
他抬手示意有话要说,然后正襟危坐的笑着说道
【谢谢水濑桑,我家那位如果听到了一定会很开心呢】
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面前的摄影机温柔的笑了笑,就好像他早就知道电视机前的那位一定会坐在那里等他。
这是他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论自己的私事,以前两个人就一起商量过,为了不影响对方的工作,交往的事情不用公诸于世顺其自然就好。可娱乐圈这个无中生有的是非地一而再再而三的欺人太甚,他实在是忍无可忍,早就想要站出来对外宣布自己的主权了,今天这节目倒是个好机会,不如现在就说清楚,省得以后夜长梦多。
二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甜的不行,捂着脸偷笑的同时不忘吐槽
【J 太坏了,你这样别人都下不了台了哦。】

果不其然,意识到自己会错意的水濑稍稍有些尴尬,主持人也没料到一向对自己私生活不愿多说的松本竟然会不按常理出牌。有些惊讶的同时为了让访谈继续下去,主持人又顺着这个话题继续开口打圆场道
【原来松本导演不是单身!这个消息真的是太震惊了!】
松润大方点头承认
【我一直都不是啊,只不过我家那位比较低调,而且,我并不喜欢在工作场合谈论私人的事情】
言下之意是除了电影及工作上的事,他不喜欢别人在公开场合拿自己的事情来消遣,一番话说的简单明了又拒人于千里之外,主持人都有些接不下去,握着话筒不知该如何是好
【可是完全没有看出来导演你有在谈恋爱啊!是最近的事吗?】
坐在一旁的水濑继续穷追不舍的追问,前面的话明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导演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再问下去可能就要变成录制事故了,真是个不会看场合说话的人呐。坐在一旁的主持人无奈的在心里腹诽,松本却毫不隐瞒,很大方的告诉了她
【嘛,已经在一起八年了,就不像毛头小子谈恋爱那会那样轰轰烈烈了】
刚在一起那会,自己还有三天就要去美国,俩人干脆不出门,三天都黏在家里。到了机场要离别的时候也是难舍难分,直到旁边的相叶被肉麻的看不下去了,一般催着时间快到的松润过安检,一边拉着陌陌不舍的二宫离开大厅。在美国的时候也是一天两通电话,即使有时差,早安晚安一字不差。忙的时候就隔几天联络一次,或者两个人一起开着视频不说话,安静的做着彼此的事情。假期的时候还会偷偷的跑回来看他,时常一声不响的给他各种惊喜,有时二宫一睁开眼就发现这个人躺在身边,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没睡醒。晃眼就是八年,一起走过的日子太多了。从并肩齐行到相伴相惜,彼此都是生命里的唯一。这话说的或许有些矫情,但确实如此,两个人的感情从轰轰烈烈转为安定平稳,对那个人的热忱却依旧,丝毫未减。想到这他的内心一片柔软,扬起嘴角微笑道
【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大四那年才在一起,当年追他追得很辛苦呢】
说完又想到了什么,然后继续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补充道
【所以媒体的朋友们还请帮帮忙,不要再给我乱编故事了,以后我恋人要是跑了那我真的要孤独终老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逗得哄堂大笑,现场气氛也从刚才的紧张尴尬变回了先前的轻松愉快。原来松本导演并不像传说中的那般冷漠严肃啊,谈到自家恋人的时候,他也是会很幽默的开着玩笑的啊。

录完节目第一时间赶回家,迫不及待想要快点见到自家小恶魔。也不知道刚刚在节目里的真情流露他看完后气消了没有,既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抬头看了看阳台的亮光处,
【嗯,今天他有好好的待在家里】
停好车后就一路小跑着进了电梯,一直到家门口拿钥匙的时候手还在颤抖。
【kazu?】
打开门后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没有任何回应。客厅的灯是亮着的,电视也一直开着没有转台,早上匆忙出门忘收的行李也已经被收了起来,可是小恶魔人呢?难道是去洗澡了?房间内并没有传来水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哪都找不到人,有些沮丧的叹了口气,他走回客厅正准备把电视给关了,才发现小恶魔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样子是累得睡着了。
二宫和也今天没有闹别扭夜不归宿,而是像以前一样乖乖的在客厅里等他回来,还等到睡着了,这让他有些欣慰,看来小恶魔的气是消了。这么想着,他轻轻的走到他身边俯身想把他抱回房里,刚弯下腰伸手抱起他,怀中的人便不安分的伸出小手掐了掐自己的腰,
【嘶…疼疼疼…kazu 好疼好疼】
既然装睡!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对方的突袭弄得有些招架不住,重心不稳一个顺势就拥着他一起摔到了沙发里,对方还幸灾乐祸的在他怀里咯咯咯的笑个不停,松润有些哭笑不得的撑起身体,压在他身上与他四目相对,
【有没有想我?】
对方的眼里满是笑意,嘴上却在口是心非的嫌弃他
【油嘴滑舌】
他得意的挑了挑眉,
【跟你学的】
小恶魔咬着下唇故作嗔怒的推了推他
【少得意,还没原谅你呢】
俯身啄了啄他的唇,自觉的答道
【那我今晚还睡沙发】
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小恶魔强忍笑意拉着他的领带故作严肃的说
【看你表现…】
还没等他说完对方就抢先一步给了他一个激烈缠绵的法式湿吻,先是撬开唇齿的一番攻城掠池,然后技巧纯熟的舔弄吸舐,舌头都被他带得有些酥麻,整个人被吻得七荤八素有些缺氧,软在他身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轮到对方得意洋洋看着他
【做吗?】
发现自己在不经意间就被他带得有些随波逐流了,可耻的是竟然还就这样被他轻而易举的挑起了情欲…啧!什么时候变成这个人占上风了!他有些孩子气的别过头去,
【不做!】
二宫小朋友三岁不能再多,一边说着反话一边耍着赖皮。说不做的同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顺带着抬起腿挂在他的腰上,整个人就像树袋熊一样。拿他没辙,松润抱着这个淘气的小恶魔,起身往他们的卧房里走去。
毕竟年轻人的夜晚还很长,为了不让自己睡沙发,他有足够的时间,好好表现。

评论(2)
热度(37)

© 绝好调超kumo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