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故事的云,文笔粗糙
偶尔奇思妙想随便写写

【山组】自我安慰的宫城repo后脑洞

算是当时看完19号repo
心疼小大然后想的一个脑洞
不知道算不算ooc 如果有妹子雷的话 慎点
提到了一点关于翔哥哥以前摔饭手机的梗
(红担妹子告诉我的,个人觉得不算黑历史因为很喜欢翔哥哥的个性和脾气)
但如果触到红担的点的话 非常抱歉…
也请慎点…



————我只是个 被最近那件事虐的心累萎靡不振寻求安慰自娱自乐的脑洞————

演唱会结束后回到乐屋,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大野智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沉默的看着墙角发呆,气氛有些尴尬。
刚刚在台上他有多不在状态,大家都心知肚明,现在该怎么办?所有人都束手无策不知如何开口。安慰还是谴责?开玩笑上前去装作没发生过还是揽住他的肩膀告诉他别想太多?不,这次的事情和以往不一样,有些严重,至少并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一笑而过的。
并且现在是演唱会现场的失职,公司那边肯定会批评责骂的…想到这里,二宫和也有些头痛,转身对旁边的松本润使了个眼色,对方也只是耸肩,这种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哥是个闷葫芦,什么事都默默地藏在心里一个人扛着背着,平日里交流的最多的人大概也就是樱井了吧,因为两个人年龄相近又都是团内年长的关系,樱井似乎比他们更擅长处理这种局面,所以往往这个时候,都是樱井去安慰大野的。可今天的二哥也一反常态,回到屋以后就一声不吭的倒在了沙发里,什么也没说,两个人都是零交流。
二宫和也又开始皱眉沉思了,如何打破僵局?毕竟后面连着三天还要继续开演唱会,总不能一直这样不在状态。用手肘推了推身边的松润,示意他去喊醒樱井,对方也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喊醒了又能怎么样呢?樱井翔的脾气他知道,要行动早行动了,还用躺在这里视而不见装深沉?心里是这么腹诽的,行动上还是遵照了二宫的旨意,走到樱井翔身边,轻拍了一下在沙发里闭目养神的男人,樱井翔还是没有说话。
门外传来了仓促的脚步声,不用想也知道那个人是谁,二宫烦躁的转身去开门,果不其然,相叶雅纪一脸慌张的站在门外喘着粗气,刚要开口就被二宫捂嘴制止,推出门外时顺手带上了门
【干嘛慌慌张张的!刚刚台上没跑够吗】
张嘴就给了竹马一个吐槽,相叶调整了下呼吸,理清思绪后,开口说到
【马内甲…马内甲…】
【马内甲怎么了?】
二宫不耐烦的打断他
【我听见马内甲刚刚在接电话…社长那边很生气…然后马内甲现在正气冲冲的来乐屋要找利达】
啧!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净没好事!二宫转身开门进屋,径直的走到樱井翔身边,松润也很自觉的靠边腾出了位置,只见他俯下身来对气定神闲的樱井笑着说道

【大叔这回要挨骂了,爱拔说马内甲正拿着社长的电话气冲冲的杀过来呢】

表面上风平浪静波澜不惊,其实听到大野智要挨骂的时候身体还是会条件反射的顿了一下,二宫和也看在眼里也不戳穿,继续用激将法说道
【嘛,其实也没什么,挨顿骂大叔顶多心情低落个几天而已嘛】
看到樱井翔如此的低气压,松润想上前拉住二宫别再继续说下去,二宫却抬手制止,继续对眼前人补充道
【又或者,你说这回他会不会更加意志消沉?然后…】
剩下的半句,他俯在他耳边轻轻的耳语,听完那句话樱井翔猛的睁开眼睛,有些愠怒的瞪着他,眼神似曾相识的有些可怕,就好像眼里藏有隐忍已久的洪水猛兽,顷刻间就要大发雷霆将他碎尸万段。松润下意识的把二宫拉回身边,二宫却不以为意,挑眉微笑的回应眼前这个低气压似乎快到临界点的人。早知道你舍不得他走,装什么装,看吧,淡定不住了吧。双手环抱胸前,用头朝大野智的方向指了指,换来的是樱井翔有些生气的白眼。正当双方对峙得有些僵持不下连松润都劝不住的时候,门外都相叶通报了声

【马内甲来了!】

嘶,马内甲来了,那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是少不了的了。
樱井翔猛然站起来朝角落里那个单薄的身影走去,对方似乎还在发呆并未察觉到他的靠近,从身后伸出手温柔的覆上了他的眼睛,掌心立即传来湿冷冰凉的液体触感。他把他的身子扳过来面向自己,顺手把整个人揽入怀中,对方再也忍不住,开始一阵一阵的抽泣,刚才在台上致辞时隐忍已久的情绪仿佛决堤,顷刻间山洪暴发。
他像以前一样,温柔的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只是静静的陪着,什么话都没有说。
其他三个人只能沉默的看着二哥安慰大哥,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其实他们都很无奈也很心疼,他们的利达,那个和他们一起并肩齐行走到今天的利达,一直以来默默地隐忍默默地努力的利达,其实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可惜一开始选了这条路,再多的身不由己也只能默默承受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经纪人已经怒气冲冲的站在了门口
【我说ohno桑!】
刚要开口就被樱井翔的一个回瞪吓得所有的话都噎在了喉口,本来还想好好说教一番,瞬间就没了气势。这样盛气凌人的樱井翔实在是太可怕了…鲜少见到这样的他,但也并非完全没见过,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桀骜不驯染着黄毛戴着耳钉的少年,知道樱井翔的脾气不好惹,也只好弱弱的把电话递了过去
【呃…社长想找他谈话】

樱井仍旧揽着大野站在原地不动,是二宫走过去递的电话。
【你好,我是樱井。】
大野智的解说员开始上线了,樱井翔从容不迫的跟电话里的人交谈着,条理清晰口齿伶俐,把原本要在电话里对大野智大发雷霆的社长都说服到既往不咎。
虽然不知道社长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但是就樱井单方的答话来猜,利达的事情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加上平时他人好又憨厚,凭着利达的好人品,公司和媒体都会全力帮他善后的。听到这里风组的三人相视一笑,心中终于放下了块大石。

谈话的最后,樱井翔用一种礼貌但不容拒绝的强硬语气向对方说道

【那么,还请您给他一些时间】
【请相信大野智,相信arashi】

看着二哥冷静的帮大哥处理完难题,在场的所有人都捏了把冷汗。马内甲收回电话的时候无奈的叹了口气,让他们收拾收拾准备回酒店,就出门去联络保姆车了。
好在有惊无险,没挨骂就好,没让他受罚就好,这是樱井翔挂完电话后的第一感想。回想起今天在台上看到的那些极端的举着牌子的饭,他真是怒不可抑气不打一处来。他们家尼桑善良好脾气,向来都很珍惜自己的每一个饭并一直在为她们默默的努力,那些人并不是不知道这样的举动会伤害到他,但是明知故犯,她们还是选择了这样极端的方式!回到乐屋看到他的时候真的很心疼,但是心疼的同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自己的暴脾气当年可是直接把行为过分的饭的手机都给摔了的,可是尼桑不会,他只会把错都揽到自己身上一个人胡思乱想。
不过到底还是在心中松了口气,公司那边没有谴责他就行,只是让他站出来道个歉,并没有为难他就行。毕竟刚刚顶撞的人是社长,怕只怕没处理好,一个闪失都是火上浇油把大野的事情变得越来越糟。好在,事情解决了。
他低头微笑,拍了拍揽在怀中的人,似乎是太过疲惫,尼桑睡着了。风组的三人看到事情圆满解决,也准备回去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毕竟接下来后三天还有演唱会,不好好表现给岚饭们看可不行。说罢就要作鸟兽散,樱井翔才意识到风组三人已经走到门口准备离开,抬头冲准备把他和大野智丢下的不够义气的那三人喊了句,

【那我们怎么办?】
松润和爱拔一脸明白事理的样子,一个幸灾乐祸的挑了挑眉,另外一个一脸兴奋的挥了挥手,剩下二宫和也不怀好意的笑着带门道

【你自己看着办】

这帮人不够义气!

最后,还是樱井翔把大野智背上了另一辆保姆车…

然后 还背回了酒店…

————————




话说…碎尸万段这个词是不是用的有些重( ・᷄ὢ・᷅ )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双星里面

润和翔哥哥打电话说aiba不见了时

翔哥哥一下子抬眼的那个表情

那一瞬间 好帅_(:3」∠)_

看上去很生气 也很帅 然后

里面想说的翔哥哥安慰小大的时候回瞪马内甲让他闭嘴的那个眼神

就是双星里面那个眼神

以及 这个故事只是想表达

有这么个人 在你强忍硬撑的时候出现

然后你可以随意对他撒娇和依靠

完毕 

感谢看到最后orz

评论(2)
热度(45)

© 绝好调超kumo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