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故事的云,文笔粗糙
偶尔奇思妙想随便写写

【山组SO】但愿君心似我心(上)


之前一直有这脑洞
ABO的小画家x腹黑主播梗
却因为想不出小大的气味而卡文_(:3」∠)_
迟迟不能动笔 又看文心切
所以在点文的时候拜托了独活大大帮我圆梦(●′ω`●)
在这里想谢谢独活大大(/ω\)我很喜欢你写的那篇山组
我喜欢的双向暗恋和情节都是想要的效果 一本满足୧(๑•̀⌄•́๑)૭
然后是
还是想试着把这个脑洞写完
因为好像没怎么正经的写过山组_(:3」∠)_
作为一个山组狂魔 太不称职了_(:3」∠)_
所以 想努力看看


是个糙人没啥技术含量 大家就当故事随便看看吧 谢谢

——————一个奇怪的ABO OOC 玛丽苏 打我请不要打脸 山组无责任脑洞不知道会不会坑 分割线—————

睁开眼的一瞬间,香气四溢。
甜腻的朗姆巧克力味散落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是隔壁传过来的吧,本能的捕捉着对方的信息素,他扬起嘴角微微一笑。起身下了床。

最近因为没日没夜的作画,昼夜颠倒的生活习惯让他的发情期都变得有些不规律。
「又提早发作了吗…」
倚着墙壁步履蹒跚的踱到卧室,床头柜的第一格抽屉里有可以平息他体内不安分因子躁动的抑制剂,这些瓶瓶罐罐的药丸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虽然长期服用的结果会有害无益,但为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存和自保,身为omega的他,别无选择。
近来他的发情期越来越频繁,且来得毫无征兆,一旦开始就会全身虚脱无力,严重的时候就连抑制剂都不管用,只能躺在床上卧病不起。
【总不能一直靠这个活下去吧】
友人二宫和也有些看不下去,时常依赖药剂维持的话,迟早有一天身子是要垮的。可是这个人偏偏就是不听

【大叔,找个alpha标记你吧】

标记?哪里会有alpha来给他标记,生活中除了少数的几个朋友外,剩下的就只有鱼竿画板调色盘了,显少出门,就是出了也是远离繁华落尽的都市躲在一望无际的海平线上钓鱼,他怎么可能会遇到alpha,而且还是一个他喜欢对方对方也和他一样两情相悦情投意合的alpha。摇了摇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沉默着拿起笔接着埋头苦画。
有一回和二宫相叶一同出行,去的是大阪的一个盛大祭典。因为有90万人同时参加,意料之中的被人群冲散,也不急着找对方,大野带着面具就试着朝人群外走。本来就性格孤僻,加上工作的特殊性,常年把自己关在房里,平日见得最多的也就是来催稿的相叶和给他做定期检查的二宫,剩下的大概还有一同出海的船长和被他钓上来的鱼,生活里常打交道的人屈指可数,鱼勉强充个数,突然间就让他在这摩肩接踵的人海里拥挤着,他觉得很不习惯,想要逆流而上穿过返程的人流快速逃离。却不料在关键时刻,他的omega因子突然作祟,发情期提前,体内一波波的热潮让他顿时有些头昏眼花,周遭的声音开始变得遥远模糊,混乱中好似听到有人在嘀咕
【什么味道?好甜】
【是不是有哪个omega发情了?】
吓得想要赶快逃出人群,以免招来alpha引起骚动。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被周围的人群压的近乎喘不过气,四肢无力得根本迈不开步伐…越来越难受,眼看就要晕厥在人群中…
突然被一个强而有力的手臂圈进怀里,许是怕会被冲散,揽在腰上的手力道稍微有些重,就这么紧紧的把他箍着,三步两步将他带出了人潮。

两人避开了熙攘的人群闹市,躲在一座神庙的台阶上休息,大野躺在地上艰难的喘着气,藏在面具下的脸面颊通红,对方靠在门上看着他开玩笑
【发情期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来这种人流量大的地方,你也是挺勇敢的啊】
大野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其实并不是他想来的,是二宫和相叶吵着要来看热闹,刚好他又刚过了截稿日,被那两个人吵的没办法,就一起跟来了。只是没想到发情期会提前…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伸手去翻口袋里的药盒,却掏了个空,又换手摸了摸另一边…好像掉在了刚才的人群中…一瞬间尴尬得坐直起身,不知该如何是好,味道变得越来越重,再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方圆几里内的alpha都会被吸引过来的,有些不知所措,烦恼的抱着头沉思

这些可爱的小动作都被对方一一看在眼里,大概猜到了七八分
【找不到抑制剂了?】
点头…但是不敢对上对方的眼睛,这种时候他真的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躲起来忏悔,体内的热潮还在不停的涌出,他有些难受的扭动着身体换了个坐姿…
【你这状态…一时半会是回不去的吧】
对方蹲下身来与他平视,只能尴尬的别过头去继续点头…其实他本不想麻烦别人,刚才对方在人群中出手相助就已经让他万分感激了,再多加要求些什么就似乎有些过分了…更何况这种情况除了服用抑制剂或找alpha来标记自己以外别无他法,对方在这么强烈的omega信息素下仍然能够从容不迫泰然自若的和自己交谈着,想必不是alpha,肯定也是爱莫能助的。找二宫赶来也来不及,毕竟是个大祭典,在90万人中穿梭赶来他所在的地方,短时间内有些困难,也不太现实。那么到底该如何是好呢,大野智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的omega属性。
思绪倒是被对方的叹息声给拉回来的,意识到自己似乎沉默过久了,总不能一直霸占着对方的时间…刚想开口言谢让对方先离开自己再自生自灭的时候,对方却抢先一步开了口,
【那么,失礼了。】
闻言就见对方摘下面具,映入眼帘的首先是邃不见底的双瞳,好似两颗黑曜石般,在暗沉的夜色中熠熠生辉,不禁在心里感慨
「好漂亮」
只顾着赞叹对方的美貌,却忘了自己还处于水深火热的困境之中,就连到对方吻下来的那一瞬间都忘了闭上眼睛…大脑一片空白,却能深切的感受到他柔软的唇正覆在自己冰冷的唇瓣上,有些娴熟的撬开牙齿,将舌头滑进来与自己缠绕在一起,笨拙的追逐着他的舌尖,让对方带动着自己翻云覆雨。突然间一股葡萄果香和陈酿木香直窜脑门,甘洌醇美余香萦绕…是白兰地!这个人竟然是alpha?带着疑问有些分心,动作似乎也跟不上他的步伐,加上本就不擅长喝酒,光是闻到酒香就能让他变得有些眩晕。倒是对方轻咬着他的唇停了下来,笑着问他
【你连换气都不会?】
害羞的点了点头,在心里暗自腹诽
「怎么可能会?初吻都是被你夺走的」
没有说出声来,这样的话不能说给他听。关于他的事其实很百思不得其解,世间既然真的有不受omega信息素影响的alpha?这个人的自控能力到底是有多可怕,发呆之余发现对方的脸突然慢慢凑近,吓得想要后退闪躲,却被对方一手捞了回来
【味道淡了,没事了】
据说alpha除了标记以外,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帮助omega暂时度过发情期,接吻就是其中的一种,看来现在奏效了。原来他只是好心关心自己的状况来着…被自己的自作多情弄得有些尴尬,耳根都红的有些发烫,忙低着头道谢
【あ、ありがとう】
对方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从刚才到现在你不是点头就是摇头的,原来你会说话?】
【……】

事情解决了自己也道过了谢,就没有再藏在这里坐着不动的必要了,尽管自己还是很好奇这位非比寻常的alpha,却也说不出“下次再见”或者“交换邮箱”等想要近一步接触对方的话。他本就不擅长做这些,况且要的太多了,会显得有些贪心。对方起身准备离开,他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最后还是起身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以示感谢,
【不用客气,下次注意些就好】
对方背对着他挥了挥手,身影渐渐模糊最后隐在了夜色之中。

就这样礼貌性的挥手道别,看着对方的背影离开,挺好的。在心里这么和自己说着,却说不出哪里有些遗憾,

开不了口交换地址,至少问下名字也好啊,让自己知道第一次喜欢上的alpha,那个让自己心甘情愿想要被标记成为他的omega的人到底是谁,也好啊。

回到酒店免不了要被二宫和也训斥一顿,他兀自拿起笔在速写本上迅速的写写画画,全神贯注的根本没在仔细听二宫的训话,气的二宫直接冲上去抢过他的本子,相叶见状忙跑上来打圆场,还没开口,动作也跟着拿画本沉默的二宫停了下来。
本子里画的是一双眼睛,不是他们三个中的任何一双,而是一双从未见过的陌生的眼眸。以他多年来负责大野画稿的编辑身份来看,这次画的东西和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一幅画都不同,可以说他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画,因为当初刚被派去担任大野的编辑时,大野就很明确的说过,他不擅长,也不太喜欢,画人。
【先生你…】
还没开口就被旁边的竹马打断,二宫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谁?】



距离大阪天神祭的那场艳遇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之所以是艳遇,是因为他告诉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自己当时的际遇时,二宫听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说出来的不过就两个字
【艳遇】
接下来开始给他一条一条的分析了这件事情有多不切实际。首先事件地点发生在大阪,他们久居的是东京,其次对方连他的正脸都没看清,吻他的时候连他的面具都没摘下来,可见这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热心帮助一位穷途末路的omega渡过难关罢了,再来是没有联络方式,连名字都不知道
【你说全日本那么多人,你要怎么找?在画展上弄个寻人启事?】
年近三十了大叔,成熟些看问题眼光要放长远,这是二宫最后劝诫自己的话。想想也是,挺不切实际的,光是能够再遇到这个人的几率就已经微乎其微,况且人生中有好多事物都是一期一会的,说不定这次也是,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道理他都懂,只是,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于是就按二宫说的,把他当做一次艳遇好了,也许不那么认真,心里真的会好受些。
就这样又恢复了画画交稿钓鱼三点一线的生活,虽然时而还是会想起那场不可思议的艳遇,以及那个温柔缠绵的仲夏夜之吻。

最近似乎迷上了白兰地,虽然不擅长喝酒,但偶尔会拖来催稿的相叶带上几瓶,钓鱼的时候倒一杯来品着,或者夜深人静画到疲惫的时候饮一杯,入口时甘洌香醇,入喉却有些辛辣,不太会喝酒,所以喝什么都觉得辣,有时甚至被辣得呛出眼泪,却还是会因为贪恋那个味道,一口一口的给自己灌入喉中。

又这样过去了一个月,废寝忘食昼夜颠倒的作画让他的杂念和情绪些许缓解,有时会忙到记不住那件事,甚至那个人的轮廓在脑海里都变得有些模糊,甚至开始质疑自己,那件事究竟有没有发生过,或者只是自己的一个念想,一场过于真实的梦。

又到了辛苦难熬的发情期,作画作到一半就感觉浑身无力,打开抽屉想要翻找可以缓解的抑制剂,却忘了药剂早已用完还没让二宫重新开。给二宫发了条短信,然后想着要不就这样睡上一觉熬过去明天拿到药再说,躺在床上时也是浑身燥热得难以入眠,辗转反侧无果,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兰地,正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本想就这样假装不在家不去开门就好,可是对方锲而不舍的按铃声让自己担心再这样没完没了会给周遭邻居带来困扰,做完了思想斗争还是咬紧牙关起身去开了门,以为是担心自己而连夜赶来送药的二宫,意想不到,映入眼帘的是那双自己日思夜想了很久的翦水深瞳
【你好,我是隔壁新搬来的…】
开门的瞬间腿脚发软重心不稳,一个趔趄,正正的撞进了对方的怀里,熟悉的白兰地气息扑面而来,闻着只觉得安心,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抬头定睛一看,才发现扶着自己的那个人是谁
【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这个世界上,大概再没有比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连续失态两次更让人窘迫的事情了…猛的摇头,推开对方就退回到自家门口迅速关上了门,连招呼都没有好好打,关门的一瞬间靠在了门上,只觉得紧张,激动,虚脱无力,百感交集。

评论(22)
热度(118)

© 绝好调超kumo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