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故事的云,文笔粗糙
偶尔奇思妙想随便写写

【山组SO】The love like top secret 1


也没想到写1的节奏会那么快_(:з)∠)_


前几天放0的时候还在想这个大坑就慢慢坑就好orz


不过没看0直接看1也不影响๛ก(ー̀ωー́ก) 
因为怕一月要考试来不及写翔哥哥生贺
所以最近都在码生贺
结果连续失眠三天 一睡不着就起来写写写₍ↂ⃙⃙⃚⃛_ↂ⃙⃙⃚⃛₎
于是 1顺产了 哟( ・᷄ὢ・᷅ )
同时几篇一起 每天都来回切换视角背景
好精分๛ก(ー̀ωー́ก)
不过 乐在其中୧( "̮ )୨✧ᐦ̤


—————我跟你说其实我的本体(上半身)是一部纯纯的(划掉)中二的醉人的校园杰克苏( • ̀ω•́ )✧分割线————

chapter 1

【せんせい你好,请多指教】
樱井翔挂着他那招牌式微笑,颔首应答谦和附和,眼里却闪着异样的火光,果不其然,对面的人很不自然的回避着自己的目光。
很好,satoshi。

对方礼貌的起身同他握手,他有些犹豫的把手伸了出去,却始终不敢对上对方的眼睛,寒暄了一下,就把手缩回去坐入席中。
知道大野的性格向来寡言怕生,馆长也就没有多想,继续和在座的樱井及工作人员商讨专访事宜,大野智一个人在角落里努力同一碗热汤奋战着,有几次偷偷抬眼看了看对面言笑晏晏的樱井翔,对方工作起来全神贯注的样子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


初次见面,若要真说到初次,应该归咎到十一年前大野还在上高一的时候。当年的樱井翔可不是现在这般西装革履立派精英的模样,那个时候的他,桀骜,轻狂,玩世不恭,目中无人。少年染着一头耀眼夺目的金发,带着耳钉穿着脐环,甚至还前卫的打了牙钻,怎么看怎么像不良少年,偏差值却是出奇的高,每次考试都在全校前三,以优等生的身份进了年级的尖子班A班。运动方面足球踢的也好,每次比赛不是助攻就是主力,偶尔和校队的人踢的几场友谊赛近乎场场完胜,连足球部都邀请过好几次希望他作为正式队员留下来。这个人多才多艺,除了学业和体育,艺术方面也颇有造诣,学校的新年晚会上,他上台给他朋友的乐队吉他伴奏演唱Rap,那瞬间全场气氛活跃到了最高点,无论是他弹的吉他还是弹吉他的他,画面都太美,惹得台下的仰慕者惊叫连连。校方除了衣着上的违反校规能拿他说事之外,基本上都对他没辙,久而久之也就放任不管由着他去。反正,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是个传说,这个人,从很早以前就是这么耀眼。
同样是一年级生,大野的高中生活则显得平淡无奇得多。顺利的和死党们升上同一所高中,一如既往的上课睡觉下课走神,成绩平平,就连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加入的社团活动都一样的枯燥乏味。美术部的部长在把他坑进来之后就放之不管,平时社团里几乎没有人,最后甚至冷清到濒临废舍解散,只有他一个人在坚守。放课后总是自己留在美术室里画画,乐得清闲图个安静。后来在高一第二学期突然喜欢上Justin Timberlake,经前辈的介绍临时加入了街舞社,学的很快,舞跳的不错,性格却依然没有长进,仍旧是个闷葫芦,平时沉默寡言较为低调,虽然和前辈一起上台跳过几次公演,人们的印象大概是街舞社有个很会跳舞的大野,但平日里走在学校,几乎没人知道是他。
就是这样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和樱井翔有任何交集。
那天和二宫相叶约好,画完画就去棒球场找那两人一起回家,途经足球场时场内激情澎湃的加油助威声引起了他的注意,转头一看,是在赛场上风驰电掣的樱井翔,这个人仿佛天生就是明星一样,走到哪都带有掌声和尖叫,不禁在心里感慨了一句,然后又继续往棒球场赶,没走两步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大喊
【小心!】
反应过来侧头去看时突然眼前一黑,猝不及防,被球砸倒在地头晕目眩。本来胜利在握,这强而有力的一脚应该正中球门赢得一分,结果力度太大角度偏高,竟然直接偏出场外砸到大野智头上,始作俑者樱井翔赶忙暂停比赛,从场内跑出来扶起他
【你没事吧?】
大野有些吃力的坐起身来摆摆手,站起来想试着走两步,还没站稳就摔在原地,对方一个箭步上前把他扶稳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逞什么能,都流鼻血了】
说着直接架起他
【走,送你去医务室】
也不管他答应与否,樱井就强行把他拉到医务室去了。
在等待二宫和相叶赶来的过程中,一直都是这个人在校医室里陪他。真的就只是陪,毫无交流也不说话,他安静的躺在床上,那个人沉默着倚在窗边,因为和他根本就不熟,这样倒也别扭,本来就是场意外,劝他不用放在心上,婉言让他离开,对方却执意要等到他朋友来才肯放心离去。这就是他们的初次相见,但即便有过这样的插曲,这个人也是不记得他的。因为那天,一直到樱井从医务室离开,他也没问过他的名字。

时间又那样匆匆的过了一年,樱井翔还是那个桀骜不驯的樱井翔,大野智还是那个乖巧安静的大野智,大家都顺利的进入高二第二学期,从未相遇毫无交集。
本以为那个插曲之后就会一直这样到毕业,结果那个人就像传说中的一样,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总是在快要忘记之前,又自作主张地出现,横行霸道沟通无用,突然就闯进他的世界里面。
那天和往常一样,翘课躲在画室里画画,累了就躺在雕塑后面的木箱上休息,本来一个午觉睡得好好的,硬是被突如其来的哭声和闹声给吵醒,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画室里不知何时站着樱井翔和他的女朋友。总所周知,樱井翔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换女朋友的速度自然也像他换画布的速度一样快,他画的速度,他换的频繁,所以见怪不怪,这大概又是哪个他的新欢或旧爱,只是现在的氛围好像有些僵持不下,女方红着眼眶哭哭啼啼,男方面无表情不以为意,自己似乎…撞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局面呢…
似乎是因为雕像把他挡住了的关系,那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也在画室里面,于是女方开始拉着他纠缠不清
【分手?我不要!】
樱井叹了口气,让对方先冷静下来,心平气和的哄着她
【佳菜,你比她们都要聪明】
所以她一定更明事理,会理解他们现在已不可能再继续下去。如果执意要在一起,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他会感到很难过。
听到这里,大野在心里由衷的佩服这个情场高手,不愧是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连说出来的话都像掺了蜜一样,明知道是假的也让人生气不起来,心甘情愿就想要妥协原谅他,换做自己,大概诚实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之后再挨个几巴掌一段恋情就结束了,这个人的撩妹技术真是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简直熟练得可怕。
果真说完后对方的情绪倒是不像刚才那么激动了,只是有些不甘心的问他
【那你给我个理由,给我个你无法再和我继续交往下去的理由,我就死心同意分手】

其实他也不想偷听掺和别人的私事,但是自己现在的这个位置尴尬的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听都听了一大半了,索性躺在木箱上继续装死,希望他们快点结束离开自己也好收拾画具回家,结果偏偏的老天就是要和他开玩笑,在樱井翔想理由的时候他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画板,画板压到了旁边的木桌,木桌撞上了前面的雕塑,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的连带效应,「砰」的一声雕塑倒地,画室里的三个人同时沉默。樱井翔默不作声的走过去看着闭眼装死的大野智,眼前一亮灵机一动,也不管这个人现在是尴尬还是窘迫,拉着他就回过头来对他的前女友灿烂一笑,
【对不起我移情别恋了,没错,就是这家伙,很秀气很好看对吧】
屋里的另外两个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光天化日之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还理直气壮的拉着别人下水全然不顾他人感受还脸不红心不跳连说起谎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这个人是有多狂多任性…大野智今天算是领略到了…怪不得,连学校都拿他没辙…
接着是那个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气的发抖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的前女友不可思议的一声冷笑
【sho君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这家伙可是个男人啊】
然后是那个拉着他紧抓不放胡说八道的人继续看着对方口若悬河满嘴跑火车
【对啊,我没有在开玩笑,因为我喜欢的就是他,所以我不在乎他是男是女,对吧ohno君】
今天是中了什么好运碰上这种事情趟进这淌浑水还莫名其妙的被拉着当了他的挡箭牌…不对,现在最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
感谢收看

底部顺便(不要脸的)卖个萌๛ก(ー̀ωー́ก)
求一发人品 求面基和见生人顺利 get饭撒顺利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呀( ´・ᴗ・` )

评论(7)
热度(57)

© 绝好调超kumo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