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故事的云,文笔粗糙
偶尔奇思妙想随便写写

【山组SO】The love like top secret 4

我觉得自己的画风越来越奇怪了orz
写作生气争吵读作打情骂俏๛ก(ー̀ωー́ก)
妈妈有没有教过我们 不要引狼入室随便带人回家(☆ω☆)


————“你今天又摸鱼了吗”“对啊”于是一向龟速不高产的麻麻就这么把我写出来 我是篇帅气的love story 分割线——


chapter 4

excuse me?
刚刚出电梯的时候他和他说什么来着,说好的不乱说话呢?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樱井翔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守信用的!一下就噘着嘴不高兴了,狠瞪着樱井翔,却丝毫没有震慑之力,反倒像只发怒的小猫,可爱极了,樱井翔才不怕他,于是得意的冲他眨了眨眼,这把大野智给气的,忙转头想要给奶奶解释
【奶奶我…】
话还没说完先是老人家的一声赞许
【嗯,我们家小智的眼光真不错】
【不是的…奶奶我…】
接着在一旁的小护士的一声惊叹
【哇塞,小兄弟,可以啊,你男朋友比我的都帅啊】
【欸不是…我…】
然后是那个说话不算话的无赖开口打断他
【智君我有些口渴】
【关我什么事!奶奶我…】
【小智,奶奶也口渴了,你去水房烧个水给我泡壶茶吧】
揉了揉他的头就打发他跟着小护士出去,小护士清了清嗓子假装要赶快去查房,催着他一起赶快出病房,结果就这样连解释的话都没说出口就被拉着离开了,走到门口时还有些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看屋内的两人
【奶奶,这家伙和你说什么你都别信…】
【智君我要喝乌龙茶,你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哦 我只喝三得利】
【你走开!】

最后还是帮他带了三得利的乌龙茶,打开门的时候樱井翔正一边给奶奶剥着桔子一边和她说笑话,把老人家逗得开怀大笑的,气氛融洽得不行,搞得好像自己才是外人一样。结果刚刚那个话题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也没来得及绕回去和奶奶好好解释清楚,而且这两个人现在玩的不亦乐乎得根本没时间听什么解释…有些怨念的撇了一眼樱井翔,这个账先记着等下再跟他算!
于是就这样一直到了病人需要休息的时间,两人被护士长赶着出院,走之前奶奶还很开心的拉着自己的手放到樱井翔的手上,笑着对他们说
【小翔有空要经常来这边玩哦】
【好的奶奶】
什么时候变成了「小翔」的…大野智嘴角抽搐
【我们家小智就拜托你多照顾啦】
【没问题奶奶,智君就交给我吧】
一口一个奶奶叫的还挺顺口啊…大野智风中凌乱

出了医院以后某人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也不管后面的人跟不跟得上或者已经把他甩丢在哪个角落,可后面那个可是个踢足球的校队主力啊,这点小追小跑哪难得倒他,于是仅一会就追上了大野智,拉着他的手关心道
【智君你还在发烧,不要走那么快】
大野智皱着眉甩开他的手继续向前走,樱井翔只觉得好笑,原来这个人生气时所做的举动是暴走吗,真是可爱,于是跟在他身后继续笑着发问
【智君你要去哪里,回大阪的JR在这边哦】
前面的人停下来一声冷哼,转过头去白了他一眼,不高兴的说
【回家 这个点还有车去大阪 JR你家开的吗】
真难得,大野智真的跟自己生气了。樱井翔在原地惊讶的站了几秒,想起刚才他不在时大野奶奶才对自己说过的话,
「小智是个生性善良脾气很好的孩子,今天难得见到他对你耍了性子,看来于他而言,你真的很特别呢。」
想到这就觉得没由来的高兴,于是哼着小歌开心的追了上去,今晚不仅见了家长,还被带回家里一起过夜,简直开心的可以吃下两大碗饭。

进了屋后大野没有马上让樱井进去,带上了门站在玄关和他大眼瞪小眼,有些生气的小声传达着自己的不满,开始找他算账声讨
【樱井翔你不守信用】
【嗯?】
【说好的不乱说话,你出尔反尔】
【我哪有】
【你就有,还耍赖】
【说好的不乱说话,我那可都是很认真的在说的,对天发誓绝不掺假,才不是乱说】
【你!】
被他气的说不出话,只觉得越来越晕全身无力,其实从刚刚回来的路上他就难受得厉害,现在更是手脚发软喘不过气,头疼得像是要爆炸,向前两步站不太稳,眼前一黑,便倒在了樱井翔身上。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软绵绵的床榻上,额头上还敷着退烧用的湿毛巾,旁边触手可及的地方是一个托盘,里面放着茶壶和两只茶杯,四周环顾了一下,却没见到樱井翔人。
「没想到这家伙还挺会照顾人…」
想要坐直起身去看看那个人在哪里,结果头痛欲裂根本就坐不直,于是又闷闷的躺了下去,听到玄关处的门开了又关的声音,随后是樱井翔拎着一大袋东西进了房间
【智君你醒啦,好些了吗】
点头,想要开口说话,刚张嘴就发现喉咙很干发不出声,见状的樱井马上放下手中的东西,去给他倒了杯热水。大野接过热水,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道谢,全然将刚才在玄关前讨伐他被气得发抖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见他将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又接着给他到了第二杯,放在一旁方便他等下口渴时再喝,然后弯下腰给他捻好被角,
【你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刚刚去街角的便利店给你买了退烧药和一些吃的】
【唔…ありがとう】
【你再多睡一会,我去给你把食物热一下,要吃点东西才能吃药。】
【嗯…ありがとう】
除了自己的奶奶,还是第一次被其他人这样照顾着,感到别扭,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去忍住不看坐在身边的人,樱井笑着握了握他的手
【真的感谢?那不如就答应和我交往吧】
【嗯…ありが…樱井翔!】
猛然回过头去瞪着那个狡猾的人,反手狠掐他,对方被他的反应笑得前仰后翻,根本就不痛不痒,于是把他的手放回被子里盖好,哼着小调出了房间。

加热食物的时候为了打发时间,顺便参观了一下大野智的房间。是在欣赏他桌上散乱的作品时无意间发现了那本封面特别的速写本,当时也没想太多,就直接打开了。前面几张是校园一角的速写,学生礼堂,银杏校道,足球场,教室走廊,紧接着,是一个依在窗边看向远方的少年,场景有些熟悉,好像是在学校的医务室里,只是少年侧着脸,看不出这人是谁,左耳上倒是和自己一样戴着耳钉。樱井翔撇了撇嘴,开始在心里给自己打问号,
「追了这么久智君一直不答应,莫非他早已心有所属?」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想法…一旦被证实…无法想象自己会被打击到什么地步…想到这不禁深吸了口气,犹豫了一会,还是做好心理准备,鼓起勇气选择继续往后翻
熟悉的面孔,陌生的背影,踢球的姿势,倚在窗前看风景时的侧脸,被训导主任罚站走廊时的样子,开心时的自己,生气时的自己,拒绝别人时冷着脸的自己,对他耍着无赖时嬉皮笑脸自己,一年级第一学期的自己,一年级第二学期的自己,二年级第一学期的自己,二年级第二学期的自己…樱井翔有些不敢相信,这本速写本里画的,满满的都是他自己?里面很多速写的时间线甚至比他开始追大野的时期还要早…再往前翻回那张在校医室里侧着脸看风景的少年…从发型上就能辨的出来…


这个人,也是他自己…

【satoshi,其实,你是喜欢我的对吧?】
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这样问他,睡意朦胧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樱井翔扬起嘴角晃着手中的速写本,自信满满的看着自己
【⋯⋯】
藏匿已久的秘密顷刻间全部曝光,还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大野智别过头去拒绝回答他的问题,但是樱井翔怎么可能就此放过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单相思,还因为他倍受打击萎靡不振了好多天,意料之外的发现这个人很早以前就一直在关注着自己,还画满了一整本的速写,这样的举动绝对不是讨厌,反过来,如果不是讨厌的话,那就是喜欢吧?于是坐到他旁边用手戳了戳他的小圆脸,把他的脸扳正面向自己,额头抵着额头,问道
【其实智君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喜欢我了吧】
也不知道是因为感冒发烧还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恥ずかしい,大野智面色通红,想试着推开他缩回到被子里躲起来,却怎么也推不开。
【不…】
一听到开头是否认音节,某人马上低头以吻封缄,把大野剩下的话全都化作闷哼,尽数咽回喉里不让他狡辩。这个吻来的太突然,以至于他忘了闭上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对上樱井翔装满狡黠笑意的星辰大海,一瞬间,他觉得怦然心动难以忘怀。耳边响起的是两人唇齿相交时发出的喘息声,大脑的弦一根根在崩断,来不及思考,只觉得一片空白,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初吻就这样被他蛮横的夺走了…把人吻的七荤八素,樱井翔松开了他的唇,这家伙既然连换气都不会,看着他大口的汲取着空气,这画面更加诱人让他有种想要犯罪的冲动,意识到他现在还是个病号不宜欺负过度,于是克制了下自己的兽性,捧着他的脸蹭着他的鼻子继续调侃他
【satoshi,和我交往】
祈使句,没有询问或征得同意的意思。樱井翔这样磨人的举动蹭的他发软,这么近的距离让大野智有些不知所措,想逃却被他双手钳住无法动弹。看着眼前面红耳赤拼命挣扎的人只觉得好笑,忍不住就想再多欺负他一下
【satoshi如果不答应我,我就要做更过分的事情了】
大野智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对方在他左颊上毫不客气的亲了一口,用实际行动证明,樱井翔是个言出必行说到做到的人…意识到他并没有在开玩笑…大野智整个人都慌了…这个威逼实在是太管用了,除了那个吻还要做更过分的事情,实在是不敢多想,于是弱弱的点头,然后推开他藏进被子里继续装死。这是追他追了一个学期,他第一次对自己的请求点头答应,樱井翔开心得连着被子一起把人拥抱在怀里
【那么智君,从今天开始,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
感谢看到最后๛ก(ー̀ωー́ก)
and翔哥哥请克制你的兽性
(撩妹技能点满 威逼利诱大法好)
记得 不要随便带人回家๛ก(ー̀ωー́ก)
其实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贵在坚持(厚脸皮)
只要你坚持(脸皮厚)那么最后你一定会胜利ヽ(・ω・ゞ)
anyway
恭喜翔哥哥成功追到我家阿智哟 agepoyo~
ヾ(*>∀<*)(ノ∀`●)⊃

我真的滚去看书了 考完试希望赶得上生贺
干巴爹๛ก(ー̀ωー́ก)

大家新年快乐ヾ(*>∀<*)(ノ∀`●)⊃




评论(17)
热度(40)

© 绝好调超kumo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