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故事的云,文笔粗糙
偶尔奇思妙想随便写写

【末子组】Hung up on 小番外

你们要的末子番外๛ก(ー̀ωー́ก) 爱我吗( • ̀ω•́ )✧

但是 拉灯的人…是不是要被拖出去打|・ω・`)

其实番外我想了三段 这是第二段
其他两个如果顺利 周末再一起放上来( • ̀ω•́ )✧
这个就私心单独放啦(ฅ´ω`ฅ)
食用愉快(σ゚∀゚)σ
————我是你们千呼万唤始出来的那个帅气的末子小番外分割线哟  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



二宫和也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以前明明都是他在随意开松本润玩笑,现在局面反了过来,变成松本润天天撩他,而且对方花样繁多段数高,乐此不疲玩的很high。


被软禁在他家的这几天,日子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赖在他家坑蒙拐骗的那段时光。感冒也好的差不多了,虽然是大病初愈,但是头还是有些晕晕的,所以想把手里这关游戏打完就快点去睡觉,结果进房间的时候和忘了拿衣服只围了条浴巾就直接走出来了松本润撞了个正着…抬头就是那个巴掌脸桃花眼的一扭十八弯…二宫和也只一眼就看不下去了…尴尬的赶紧低下头去!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kazu你怎么了?脸好红】
【……】
【耳朵也好红 还没退烧吗】
说着就用额头量了一下他的温度,没有很烫,好的差不多了
【吵…吵死了!】
「不要突然靠过来啊 你给我把衣服穿上啊」
吓得他一下子推开他,退后两步别扭的侧过头去不好意思,这样的举动在松润眼里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可爱,所以直接把他拉了回来,仔细的捧着他的脸,用手描了描他的轮廓,面对面的抵着他的额头
【嗯?你说什么】
这么近的距离二宫和也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瞬间面红耳赤的hp值近乎快变成0…嘴上还在口是心非的狡辩
【我说 你好吵…】
都不等他把话说完,猝不及防的吻上了他的唇,撬开贝齿把整个口腔都扫了一遍,最近停下来轻咬他的唇,玩味的笑
【那你就想办法让我安静下来啊】
亲了亲他的额头
【比如这样】
吻了吻他的眼睛
【或是这样】
最后侧过头去舔了一圈他的耳廓,咬着他的耳骨吹气
【再比如…这样…】
啧…真是狡猾死了…二宫和也觉得自己现在热的喘不过气,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冬天被闷在人满为患开着暖气的公车里,头昏脑涨,缺氧。
【呐 kazu】
【干嘛】
艰难的回过神来和他对上焦,皱眉不解
【你好热】
一开始以为他说的是自己的脸,结果发现对方挑着眉有些得意的看了看下面…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的时候,恼羞成怒的推开他
【你这个人真是…流氓!】
【不是你先硬起来的吗】
都是谁的错啊!没你撩我我会变成这样吗!绕过他红着耳朵落荒而逃,刚跑到房间里准备睡觉了,那个人也不依不挠的跟了进来,直接躺在了他的旁边
【呐 kazu】
【睡着了】
【那我去把你的游戏存档全删光了?】
【你敢!】
坐起来直接炸毛,转过身去踢了他一脚,发现对方也不闪躲,只是突然安静下来看着他笑也不说话,觉得莫名其妙,
【你干嘛…】
松本的眼睛在黑暗中透得发亮,犹如璀璨的银河星海般,熠着星星点点的光,好像有什么东西漏了一拍…接着对方突然凑近 小声的问他
【kazu在跟我想着同一件事吗】
【才没有!】
一边说一边躺回床上扯过被子把头蒙住,身后的人轻笑
【那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哪件事呢】
【……】
完了,被他牵着鼻子走了…沉默了一会,伸出小指轻轻的勾住了他的右手,闷闷的说
【初体验 你轻点…】

—————————————
请大声的告诉我 甜不甜(///ω///)

啊 好久没单独写末子了 开心(ฅ´ω`ฅ)
啦啦啦 agepoyo(土遁逃走<( ̄︶ ̄)/ )

晚安好梦哟 拜了个拜 诶嘿ヽ(・ω・ゞ)

(一如既往地很帅的那个)→ 阿云 




2016.02.02 02:49

评论(5)
热度(22)

© 绝好调超kumo酱 | Powered by LOFTER